沉迷康纳,不可自拔

弧长话废丧心病狂bu
佛系安详.jpg

【酒鱼】你是智障吗

一个沙雕又老套的脑洞,大纲。

杀手阁甲大师兄李白某日闲得无聊匿名在对家杀手楼乙发了自己的悬赏,被天真活泼又可爱(呸)的刚出道……刚出师的小师弟庄周接了。

诸位师兄看似一群忠厚老实、疼爱师弟的好同门。实际上他们表面上哈哈哈,恭喜恭喜,初出茅庐勇气可嘉,后生可畏;背地里暗戳戳聚起来商量商量搞死对面的李太白了了小师弟的心愿。

就是这么疼师弟。

然后空有理论没有经验的小师弟提前跑路了,毫无悬念地被李太白活捉,掐着脖子怼在墙上,只有脚尖够得着地的那种。

庄周就非常嫌弃:“你这么不爱干净的吗?”

李白惊愕地看着引起了他注意力的某人。

庄周眼珠子努力地往下看,终于看到一点李白的爪子:“我估计你这个距离手指节刚好抵着墙。”

李白:“……”

哦gay,我放手不行吗。

秉着(划掉)大反派(划掉)无所畏惧的大师兄精神的李某人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一口气把自己那闲得无聊的破计划说给了面前的庄周。

被剑抵着脖子的庄周理了理衣冠,充分发挥杀手临危不乱的原则,十分镇定地问:“那你能给我打个好评吗。”

陈述句,优秀。

李白:“……”

李白冷笑一声:“你以为你长的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

庄周:“哦,终于有人说我好看了,师兄们总是对这个毫不在意,他们比较注重业绩。所以我能为所欲为吗?”

他从下往上看的时候总是显得很无辜,李白心脏无端中了一箭,觉得快要妥协了。

李白觉得要把这个引起他注意的人带在身边一段时间,这样比较能压榨他剩余的价值。

今天也在精打细算的大师兄很快与庄周签订了条约,带着他开始度蜜月。

度蜜月是杀手楼乙传回的消息,其实只是一起游山玩水啦、路见不平啦、凑热闹嗑瓜子啦。

虽然看上去和度蜜月没什么区别。

被时刻带在身边的庄周:我年纪轻轻就没有自由。


庄周的师兄表示:怎么能让一个在话本里随手一抓一大把的大师兄就这么拐走了比小师妹要稀有好多的小师弟呢?我们不同意这门亲事!

新仇加旧恨,杀手楼乙发挥了一百二十的实力当助攻……不好意思,是当拦路虎。

于是李白一路出尽了风头,展尽了英姿。两个人毫无悬念地互相爱慕然后从此退隐江湖,不羡鸳鸯不羡仙。




杀手楼乙:……小师弟你还没自己逛过江湖你知道吗。

【酒鱼】智障小段子四号

1.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贤者大人缓缓睁开双眼,神情严肃端庄,俨然一副准备大展身手的模样。

 

他拍了拍身下的鲲,奶声奶气地说:“鲲兄,去吧!”

 

“.…..”

 

奶声奶气???

 

 

庄周往下微微一瞥,极其痛苦地直面了一只小短手。

 

正是他自己的。


再挪一挪视线,四周都是鲲兄宽阔的脊背,满眼的花纹并不能带来安全感。身边的小蝴蝶...不是,大蝴蝶扇了扇翅膀,贤者面无表情地拨了拨新出炉的空气刘海。

 

还是睡觉吧,散了散了。

 

 

 

庄周并不想被举报,所以他还是去找队友了。一路目睹了吃力地拖着棒子哐哐砸野怪的幼年猴子,甩扇子像甩头一样费劲的小小乔,和几乎被伞盖盖住的小阿离。

 

扔技能的手,微微颤抖。

 

当经验一点点涨上去,金币哗啦啦落入口袋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视野上升了一点。


 

两米八,不是梦。

 

庄周突然觉得这个机制还是很好的。

 

 

 

真香。

 

 

 

2.

庄周吭哧吭哧地和公孙离清着兵线的时候,小地图上一个熟悉的头像一闪而过,随之是一阵熟悉的操作。

 

他睁大睡得迷迷蒙蒙的双眼,就看见少年版李白提着剑在不远处笑得意味深长。


庄周挪了挪视线,就停在他头顶上五级的字样不动了。


五级是少年,十级岂不是重回巅峰,十五级就可以长到两米八!


庄周突然充满干劲的眼神吓得对面李白笑容都僵住了。


他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假的贤者。



3.

庄周生长的速度堪比蜗牛竞走,他总觉得周围的队友经济飞起只有他一个穷得叮当响。


又要买装备又要长身体,贤者大人第一次体会到了赚钱的艰辛。


不不不,庄周甩甩头,要有贤者的尊严,贫贱不能移。



他打开面板瞅了瞅对面的经济,觉得舒心不少,李白的经济快速的变化频率就极其嚣张地吸引了他的视线。


庄周:......



4.


“贤者大人真可爱呢~”小乔蹦蹦跳跳地经过从泉水出来的庄周,顺手捏了捏他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蛋,炸出了一只藏在草丛里打蓝爸爸的反野李白。


剑仙大人对自己独特的出场没有丝毫不满甚至条件反射反手一个大。


小乔:......


庄周:......


被突如其来的敌军恶意糊了一脸。



李白扛起庄周就跑。



三秒后。



[全部]小乔:贤者被拐走啦!

[全部]鲲:我是孤身一条鱼啦!

[全部]孙悟空:......

[全部]公孙离:......


[全部]李白:谢谢诸位对子休的照顾,希望大家把野区留给我俩,交换条件我们可以商量商量。

[全部]鲲:.....我是那种卖主求荣的鱼吗!

[全部]李白:不,你不是。

[全部]李白:你是求利,而且这叫成人之美,不叫卖主。

[全部]墨子:卖队友,举报了。

[全部]小乔:拐卖人口,举报了。

[全部]公孙离:秀恩爱,举报了。


[全部]庄周:刚有发生什么吗,太白刚刚带我和主宰玩,谁秀恩爱被举报了 ?

[全部]杨戬:一起举报了吧。



5.


庄周:“太白我总觉得你不大乐意我经济上去?”


李白:“不不不绝对不可能,你知道的,上头了总有点收不住手。”



年幼正太的子休,双倍的快乐,你值得拥有。


满足的剑仙大人在四周看变态的眼神下牵着一局之后仍然是未成年模样的贤者大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王者峡谷。


【酒鱼】南风知我意 叁

哇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正儿八经的画风?

自己挖的坑,跪着填完



饭后散步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适用于父亲带着孩子逛一逛,友人拉着友人聊一聊,情人...咳咳,在一种傍晚独有的气氛里低声絮絮。


庄周和李白介于后两者之间。




贤者大人极力把话题拉回正轨,李白却坏心眼地想要挑起庄周“活泼”的一面。


庄周被他撩拨得招架不住,指尖上一只小蝴蝶示威般闪了闪亮蓝的光芒,李白委委屈屈地闭了嘴,老老实实带路。



没什么新意,连桥都是庄周走过无数遍的,只是时间不同,身边的人不一样而已,这份记忆倒是独一无二的了。


庄周仰着头,耳边咻咻地烟花升空的声音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他脖子都有些酸了,却舍不得低下头。


眼角余光尽是李白一双暗蓝色眼眸。



李白在一片嘈杂过后往庄周身上一靠,问到:“如何?”


庄周面色嫌弃地推推他肩头,没推动,也就惯着李白愈发没骨头的动作:“凑合。”


李白坐直了身体,眼睛瞪得像青蛙,还是只帅气的青蛙:“凑合?子休没有什么感想吗?”


庄周沉吟片刻:“...有,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白提到喉咙口的心又沉到肚子里,搅得他胃里颇不安宁。他带着一点希冀和试探地看着庄周,把庄周看得都快不好意思继续了:“...子休?”


庄周小心翼翼地瞅他一眼,两个大男人月下闲聊,面上却都是一种大姑娘上花轿的表情,画面实在难以描述。


“既然太白问,那我便直言了。”


庄周心一横,快速地说:“下次太白放烟花挑个良辰吧傍晚样子有些看不清——”


“......”


李白:子休我要闹了我跟你说



他揉揉额头,却隔着指缝、眼帘间未完全阖上的缝隙看见了庄周的表情,虽然不是他想要的活泼,却已经活泼得不像个贤者。


李白:......我真的会闹的




“很开心?”李白无奈地捋了捋庄周被他压乱的袖子,没过一会又压了上去。


“嗯,”庄周面上笑意未褪,语调也欢快得不行:“难得见一回剑仙犯傻嘛...犯得深得我心。”



李白:“子休你这是犯规。”


庄周勾着嘴角看过去,一副有本事你亲啊的样子——李白觉得庄周这个表情,配上这个氛围,就是很想让他亲下去的感觉。



他发现和庄周在一起总是叹气,但是心情却好极了。


李白忍不住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像是压住了心里蠢蠢欲动的想法,把人牵了回去。


【酒鱼】智障小段子三号

李白回家刚打开门一闻,满屋子蚊香味,再一看室内烟熏缭绕活像个摆满干冰的邪教现场。


李白:“......研究什么呢这么可怕。”


庄周:“这么快回来啦。嗯...一个记录不多的教派,我试图还原场景呢。”


李白表示理解。



他嗅着满屋子诡异的味道,脑子里还有不正经的想法,表示他想子休了,要子休亲亲才能忽略这股令人窒息的味道。


庄周一向皮薄,对这种要求很少理会,今天破天荒主动在人面上吧唧了一口。


声音响亮,太白表示满意,并把人摁在沙发上亲了好一会。



李白正在回味小别胜新婚的感觉,亲了会觉得味道不对:“早上吃的什么?”


庄周:“面。”


李白:“中午呢?”


庄周:“...面。”


李白:“晚上...”


庄周:“面。”


李白:“...我这多久没回,子休的伙食如此单调乏味。”


庄周猛烈地咳了咳,又在人脸上啾了一口。



小别胜新婚的待遇也太好了,好到李白都不好意思得寸进尺。


李白美滋滋地站起身,又神情严肃地坐下。


庄周无辜地眨眨眼。


李白抽了抽鼻子,试图从这呛人的味道中找出蛛丝马迹:“方便面?”


庄周:“...啊,我可以解释。”


李白:“解释。”


庄周:“...解释不来。”




李白:“研究邪教现场?”


庄周:“......”


李白:“吃面?”


庄周:“......”




李白一把拽住庄周腰间的皮带把要逃跑的人拖进怀里,伸手就掐住庄周脸蛋使劲揉:“子休可能耐了,都不将白的嘱咐放在心上了。”


李白可会察言观色,一见庄周面容微动,立刻松开人自己做到一边,活像个没人要的树墩子。


还是个散发着怨气的树墩子,在一片烟雾中更加诡异。


庄周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很心疼的。



于是李白成功讨到福利√


--------------

福利是什么我就写不动了qwq

【酒鱼】南风知我意 贰

这篇应该都会很短,然后很快会完如果我记得写的话



庄周家就在稷下学宫,是个很朴素的小院子,远没有李白在长安的宅子豪华,然而李白在这里住的时间远多于在自家住的时候。


请客吃饭当然是玩笑话,不然他俩完全可以在酒楼里点上一桌,李白存着一点想看贤者大人为他下厨的小心思——虽然他知道这完全不可能。


不过庄周今天倒是一反常态,把李白摁在椅子上交代了句“坐好”,便迈着他那独有的悠闲的步子晃走了。


看方向是学宫的厨房,这个时候厨娘早就歇了,所以十有八九是贤者亲自下厨。




李白双手放在膝盖上,双膝并拢,青莲剑就靠在椅子边,是难得乖巧的坐姿。


他有点不知所措。


在他的记忆里,庄周那双手该是捧着一杯茶或者提着一壶酒,间或翻翻书的,和那烟火气息甚重的柴米油盐这辈子都打不了交道。


在他印象里,该是没有这样的场景才对。他无端不愿意深究这个念头的由来,转着脖子环视四周,想着庄周屋里该添一些绿植了。他倒是想去里屋看看有什么要添置的,只是庄周叫他坐好,那便不要有什么大动作罢了。




李白视线终于落在手边的桌上,那儿盖着一本翻开的乐府集。这是庄周常坐的椅子,书自然是庄周常看的。


李白伸长了脖子往门外偷偷看了看,除了蝉鸣声,什么也没有。悄悄看一眼贤者在看什么听上去有些猥琐,但是李白确实是这么想的,他想,庄周什么时候突然看起了这个呢?


书角常常被人摩挲之后打着卷,纸张边沿也带着点毛边,李白捏起一角快速地扫了一眼又匆匆放下,和做贼似的。


入目便是一句“南风知我意 ,吹梦到西洲”。


他在心里默默嘲笑了贤者的少女心,嘴角却是扬着的。




庄周端着两碗面姗姗来迟,他袖口染了些脏污,但是看上去心情不错。


“在看什么?”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但是李白总是偷偷瞄一眼被收到一旁的书,再看看庄周,庄周还是忍不住问了他。


李白食指扣住筷子摸了摸光滑的表面,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庄周将他手上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心中了然,这人怕是方才看过了。看过便看过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他嘴角一挑,道:“在想乐府集?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这是不介意他看了,李白微微加速的心跳平缓了下来,也有心思和贤者友好交流一番:“我倒是觉得这南风还不够知子休的心意啊——”


他看着庄周面上微微凝滞,笑意愈发深了:“南风若是知贤者心思,应当把在下送到贤者身边才是......由此看来,这南风还不如在下贴子休的心意呢。”


“贤者觉得这个理,可对?”


李白几乎是带着点坏心眼地补上最后一句,看着庄周强自镇定的表情不由得愉悦地笑出了声,回应他的是贤者迅猛地塞了他一筷子青菜。


【酒鱼】南风知我意 壹

电脑没有箭头,难受

可能和原诗的南风知我意的意思有区别TAT但是我想不出题目了



要见庄夫子一面难如登天,但是要见庄周一面还是很容易的。


李白上了酒楼二楼,便在靠街的一个小角落找到了熟悉的背影。



稷下贤者大隐隐于市,端着一杯酒就坐在这稷下一座普通的小酒楼里,全然不担心被人发现了会怎么样,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


“发现便发现,”庄周不知何时转过了身,一双鎏金色眼瞳十分晃眼,却是李白不知不觉问出了口,“这不是还有太白作陪么?”


这双眼睛李白已经见过许多次,却次次都会失神片刻。庄周自身自带一身慵懒随性的气息,坐在那里整片空气流动似乎都慢了些,唯独这双眼睛锋芒毕露,再平和淡漠的表情也挡不住其中的锐利。


说到底,庄周这时候还年轻呢。李白摇摇头,忽视了自己也大不到哪儿去的事实。



在他还在瞎想的时候,贤者已经斟了杯酒,冲他招手。


李白自觉不是花言巧语之辈,对上庄周却总是忍不住开一些玩笑话:“能得子休这般贤惠的服侍,在下可有福气了。”


庄周微微一笑,想来这样的场景已经多次出现,他并不放在心上:“隔着一层纱看东西总归不大方便,不若我‘贤惠’到底,为太白取了这斗笠?”


李白撩起斗笠一角将那杯酒一饮而尽,顾左右而言他:“贤者倒的酒,味道果然香醇。”


他眼角瞥见庄周嘴唇一抿,嘴角却一提,心知要出事儿,忙不迭摆了摆手:“贤者大人有大量,可放过我吧。”



说到斗笠,李白一直很好奇,庄周是怎么把自己弄得毫不起眼。他整个人都过于锋锐,毫不夸张地说,李白他气质拔群。所以如何露脸上街而不被认出来是李白的目标之一。


不过这辈子他可能都做不到了。



他俩靠着那截红漆剥落、磨损严重的栏杆,就着几坛酒聊到入夜。


庄周摸了摸腹部,扭头对李白道:“我这可是将近一天都没有吃什么,太白得负全责。”


李白隔着一层纱翻了个白眼,也不管对面看不看得见:“那可不能这么算,谁教贤者这般吸引人,在下欲罢不能啊。”



悠长的尾音从庄周耳边滑过,配着一点略带暧昧的内容,倒是让皮薄的贤者大人面色微红,哑然失声。


要拼这方面的口上功夫,庄周再修练个几十年大抵也是拼不过李白的。


李白久久听不见回应,侧头看他,分不清那点浅淡的红色是晚霞夕阳还是庄周自身的缘故,只觉得衬着庄周清秀的五官好看得紧。



他叹了口气,无奈又带着点纵容:“好吧,怪在下定力不够,就......请贤者来长安长住作赔,如何?”


庄周却面带嫌弃的摇摇头:“你那地方,一年住不了几次,灰尘都积了许多,倒不如在我那......左右有你休息的地方。”



最后一句微不可闻,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从牙缝里逼出来的,耳聪目明的剑仙大人很知趣地假装自己没听见,亦步亦趋地跟在庄周身后回了学宫,活像个大型挂件,还带着点令人微醺的酒气。



————————-

我还是写酒鱼的啊...

又是一个填不完的坑x


是什么蒙蔽了我的脑子

是美色buni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张图.......emmm看康纳酱给阿曼妲打伞的时候就满脑子都是这个23333

康纳酱背上的字我就没有看清过orz

【酒鱼】酒鱼领养手册

类似于Q版的酒鱼啦



1.刚接回家的时候,请您将庄周放在李白看得见的地方,最好是能够随时抱在怀里的旁边,否则每天迎接您放学下班回家的会是剑仙大人为您特别练习的小李飞剑。


若是能够直接放在李白怀里将收获剑仙大人【赞赏的目光x1】【免死金牌x1】【好感度up】


PS【免死金牌】的使用方法:在剑仙大人盛怒时伸出尔康手发出爱的呼唤——剑仙大人,您忘了十八天前将庄子休亲手嫁给你的我了吗?



2.赠品【鲲x1】

支线一:将鲲兄放在子休身边有助于庄周睡眠及活动,有200%几率掉落【剑仙的死亡射线xn】【贤者大人的庇护】


支线二:将鲲藏起来。

您可以选择将鲲兄抱在怀里亲亲摸摸抱抱举高高。

随机掉落【鲲兄的小拳拳x1】,200%概率掉落【贤者的哀怨】【剑仙的嘉奖】


PS【贤者的哀怨】您的庄周……哦不好意思,寄宿在您家的剑仙大人的庄周对您释放失望无助又渴慕的目光,您的血条极易清零,有75%概率触发【剑仙大人的瞪视】


支线三:将鲲交给一个可靠的人寄养。

您可以选择把鲲兄交给韩信寄养,将收获【韩信的感激】。大概率收获【鲲兄的怨愤】,触发【贤者:哟,我这暴脾气】【剑仙:谁惹子休生气了我就neng死谁】【刘邦君主:谁敢打扰我追人我一剑砸死谁】


3.围观请适度。

剑仙大人五感灵敏,贤者大人不喜被人长时间用灼热的目光盯着(李白除外),时间过长会产生不良后果【剑仙的青莲剑是什么味的】【贤者的冷落】


请不要挂着一种压抑着尖叫的表情围观,会引起二位不适,居住体验极差时二位可能离家出走或报警。


4.准备卧室

并不需要一间真正的卧室,书房是一个好地方,朝阳、有飘窗就更好了。

博览群书的二位可能会对您的读书品味有所评价请维护好您的小心脏。


PS如果有《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书籍请藏好,贤者大人会用不可描述之目光盯着你,剑仙大人会露出嫌弃的表情——大概率会发生【书籍失踪,三天后返还】事件。

请不要慌张(小声)只是剑仙大人借去学习如何尬聊和尬撩的套路,可根据三天后剑仙大人的举动及贤者大人的反应判断事件是否发生。


5.保障两位安全。

尽管寄养成功但是仍有无数人暗中观察,偷酒鱼小分队也是有的,出门前请锁好门窗,但是记得把钥匙给贤者大人。


PS千万不要给剑仙大人。

剑仙大人会拉着睡眼朦胧的贤者大人出去散步、打游戏……甚至夜不归宿,看到空荡荡的房间您的内心是否空落落的呢。

但是交给贤者大人就没问题啦!

剑仙大人会乖巧地哄着贤者起床,按时锻炼、打游戏、晚上锁书房。


6.好了别想了,首先你需要拥有一对酒鱼。


——————————————

BE结局:我没有酒鱼【哭唧唧】

【酒鱼】挑食的人都会吃到最爱的

段子,六一快乐!(假装自己还能过六一x




“太白,”庄周面上挂着温雅的笑容,就差一道圣光披身,口中的话却令李白惊恐,“来,吃菜。”


按理说有庄周投怀送抱主动喂食,李白可以炫耀三天,但是庄周筷子上的东西实在令他无法亲近。


他,李白,一个敢于尝试咸豆腐脑的男人,一个无辣不欢的主,害怕吃爆青椒orz


说出来太丢脸了,他也不能这么直接地告诉庄周。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


“子休——”李白深情地望着那双鎏金色的眼眸。


“嗯。”庄周看上去十分平静,一手托腮,另一只手上的筷子还挑着一条绿油油的青椒。


只看人的话确实冷静,只是青椒有些颤抖而已。



“我心……唔!”


“咳,”庄周收回筷子,拿了张餐巾纸帮李白擦了擦下巴,掩在青发下的耳朵滚烫,“食、食不言。”


呼……就知道太白要说什么///////


贤者大人低头扒了好几口饭冷静冷静。


嘴里咬着青椒吞也是不吞也是的李白:“……”


加速死亡。



李白再次确认他受不了这个味儿,这盘青椒,靠子休了。


真男人,该怂就怂,该吃软饭就吃软饭OTZ


他夹了一条青椒到庄周碗中,被专心扒饭的贤者大人心不在焉地吃了。


咕咚一声下了肚。


……



庄周跳起来冲向厨房找水喝。


李白睁大了眼。


我从未见过如此迅捷的子休(′ロ`)


确认过眼神,是不能吃辣的人。



庄周眼圈红红地从厨房出来了,唇边还挂着水渍。


李白连忙凑过去安抚。


安抚着安抚着就忍不住了。


心动不如行动,李白挑起庄周下颚就亲了下去。


……


庄周、李白:……青椒的味道。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都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青椒味的子休(太白)也是子休(太白)嘛。


两人如是想。



——————————

青椒:我不要面子的啊